欢迎光临广州大佛古寺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寺院风采

寺院风采

寺院风采 大佛古寺

千年古刹几沧桑 记大佛寺历史沿革

南汉王好佛,曾应天上二十八宿之数,在羊城地籍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建七间佛寺,合称“南汉二十八寺”。随着岁月流逝,朝代交替,二十八寺中绝大部分已钟停鼓息,物换星移,或沦为市廛,或变为民居,无可稽查。惟有地处现广州市区中心繁华地带的大佛寺,史迹可寻,沧桑有据。大佛寺前身为南汉(公元917-971年)二十八寺中北七寺之新藏寺。据史载:此地前有仙湖,后枕西湖,绿水澄清,九曜奇石峰飞跃,仙城风景以此为最。汉王辄留连不忍去。遂召集僧侣,议塑佛像 ,创立占地不广的梵宫佛殿——新藏寺,可惜时至宋代便默默无闻而废。至元代(公元1271-1368年),在新藏寺旧址,再建殿宇,名曰福田庵。明代扩建为龙藏寺。其时寺宇颇具规模:南控南城脚(今之北京路丽都酒家附近),北枕拱北楼(北京路与西湖路口交界处),山门朝西直通龙藏街(龙藏街由此得名)。明季,佛教渐趋式微,香客稀疏,布施甚少,殿宇垂危,无能修葺,被当局改建为巡按御史公署。清朝顺治六年(公元1649年),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继茂,受命南征,直逼百粤(史称“两王入粤”),合围穗城,攻战持续十个月,公署毁于兵燹,沦为废圩。

两王平定全粤后,尚可喜因屠城惨烈,良心有所发现,遂生营造庙堂之念,以此或可达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愿。于是召集僧侣,商议建寺。顺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五月,适清政府封安南(今越南)王都统使莫敬耀为归化将军,以其子元清为都统使,元清随安南王上京朝觐时,顺路观光百粤。尚可喜在拱北楼置酒迎送。事前告诉寺僧到席间化缘,恳求资助木材。安南王即席表态:满足所求。大批优质楠木,很快便运到广州。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春,尚可喜自捐王俸,重建佛寺,并亲自董理,于翌年冬竣工。主要建筑有:头门、钟楼、鼓楼、天王殿、大雄宝殿、毗卢殿,两侧建廊庑、方丈室、香积厨、斋堂、库房、僧舍、客堂。殿宇布局及制式,悉仿京师官庙,寺中诸佛像及范金,亦仿北方艺术风格。大雄宝殿正中供奉以黄铜精铸的3尊三世佛像,各高6米、重10吨,成为岭南之冠,故取名“大佛寺”。

由“赐紫开山沙门真修僧纲司僧纲”首任住持。于“康熙三年岁次甲辰孟冬吉日”,“平南王尚未可喜薰沐题”《鼎建大佛寺记》石碑,此碑至今仍保存在大雄宝殿左前方。另有《鼎建大佛寺题名碑》兀立大殿右侧。这两碑对研究大佛寺历史沿革,有较高的参考价值。

康熙六年(公元1667年)八月初一,尚可喜之子尚之隆,晋秩额驸(满族语,即“附马”)后,偕固伦公主来粤省亲,聘请班禅喇嘛僧40人,同来广东,驻锡大佛寺,并在大佛寺内大修49天“无遮胜会”,斋醮之盛,近世罕见。

据传,尚可喜至晚年,往往预感有“不祥之事”。忧心如何偿还“屠城”罪业,告慰无辜冤魂。遂求计于谋士金澄,金献策“逃禅避祸”。于是决意皈依三宝,广招沙弥,盛开法会。大佛寺呈现兴旺景象。山门联:“大道有岸;佛法无边”,就在这时出自金澄之笔。以“大佛”二字作鹤顶,言简意骇,虽上下联第二字平仄欠工,但至今不改。由于尚可喜罪业深重,虽然“放下屠刀”也难以“成佛”,终于在康熙十二年(公元1673年)带着失明双目离开大佛寺回辽东“养老”。大佛寺兴旺景象也随之衰落。

康熙中叶,有一行脚僧自乐禅师,云游到此,目睹大佛寺殿宇庄严,金身雄伟,竟无高僧大德驻锡,甚至连出家人也不多见,甚为遗憾。于是亲至海幢寺诚请正目禅师来大佛寺兼任主持。正目禅师深受感动,愿圆所请。由此海幢、大佛两寺僧众过从甚密,亲如兄弟,大佛寺也渐趋兴旺。

雍正十一年(公元1733年)四月十一日,世宗皇帝向全国颁布谕旨,整顿僧伽。广州知府刘庶接旨后,即选大佛寺作宣旨之所,特于殿前建宝谕亭。同时在大殿两侧,增建韦驮、伽蓝二殿及僧舍,在寺院外街建东西两座门楼东标“佛境”,西榜“禅林”。此时寺院范围东起今之北京路,西枕龙藏街,南连惠福东,北接西湖路。佛事兴旺,寺僧倍增,为开山以来最鼎盛时期。与光孝、华林、海幢、长寿(位于长寿路,已废)四寺齐名,合称“广府五大丛林”。

道光十九年(公元1839年),林则徐以钦差大臣身份到广州查禁鸦片,将“收缴烟土烟枪总局”设在大佛寺内(参见《对西方挑战的首次回应—鸦片战争》图片集196页)。

咸丰年间(公元1851-1861年)太平天国起义,粤府借此机会占用大佛寺西边的大半僧舍设立善后局。僧人失去寺务管理权,纷纷离寺,仅余3人看管寺门。民国初年,当局占用殿宇设立“广州市政公所”。民国十年(公元1921年),广府五大丛林寺僧及知名居士鉴于“世风日下,人欲横流,功利之说甚盛,道德之基益摇”,在大佛寺联名发起并组织建立广州佛教阅经社,以佛教文化及教义影响社会、净化人心。此举深得孙中山大总统嘉许,并亲笔书赠“阐扬三密”四字大匾(墨迹沿存,现已复制展出)。

民国十一年(公元1922年),当局以筹集北伐军饷和市政建设为名,将大佛寺全部房地产标价拍卖,计划将历史悠久、驰名海内外且具有高文化艺术价值的大佛寺从广州地籍一笔勾销。寺僧闻讯,惊惶失措。住持敬胜法师率领僧众30多人到省府请愿。省长陈策微服暗访大佛寺,得悉大佛寺的悠久历史与文化艺术价值,遂取消投变全寺之意,保留部分殿宇,延续佛事活动。寺僧亦作艰苦努力,募集资金,优先赎回部分房地产,计有大雄宝殿、毗卢殿、禅堂、祖堂、库房、方丈室、客堂、僧舍、斋堂等六千多平方米建筑物,仍不失丛林格局。

1926年3月26日“中山舰事件”发生后,军事委员会政冶训练部在大佛寺大雄宝殿背后祖堂及部分僧舍举办“高级政治训练班”,吸收50多名从第一军及其他部门排挤出来的共产党员入班学习,培养高级政治干部,以满足北伐军政治干部的需要。训练班由周恩来任班主任,学员结业后分派到北伐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二军、第六军任职。

民国二十二年(公元1933年),经寺僧艰苦努力、请愿募缘挣回的房地产又被广州市警察教练所强借。后经海军司令姜西园出面交涉,才肯退还。姜司令意识到大佛寺房地产屡屡被人觊觎,是因住僧不多、弘法不力,于是亲到云南昆明,礼请著名诗僧八指头陀月溪法师驻锡大佛寺,开展讲经说法,传授三皈依。果然道风大振,佛事兴旺。1934年,由护法居士谢英伯、梁致广、罗碧瑜等发起全面修葺殿宇、重光圣像,广大善信,踊跃随缘。工程告竣,住持志光法师主动让贤,四众弟子也一致推举月溪法师担当住持。月溪法师不负众望,积极收徒,弘法利生。

1938年秋,日寇侵占华南,敌机滥炸广州,人心惶惶,佛事寥寥。为逃兵凶战危,寺僧四散。月溪法师也离穗旅港,另创殿宇,设堂讲经,暇修吟咏,成书垂后。

抗战胜利后,玩经法师首先回寺住持,其余同修也陆续归来,恢复暮鼓晨钟。

抗战期间,广州市日伪政府邮电部门占用大佛寺2000多平方米房地产堆放电讯器材,后又在这里办起“邮电职工训练班”、“邮电职工子弟学校”,训练班与学校撤出后,越秀区教育局于1956年创办“惠新西街小学”。此2000多平方米地产于2003年归还大佛寺,恢复了丛林古刹格局的完整性。

1966年8月,在“破‘四旧’立‘四新’”号召下,部分群众和红卫兵捣毁大佛寺。僧人被逐,殿宇被占,文物被毁。三尊大铜佛像,也被分割数截,送到某单位金属废品仓库待熔。后得周恩来总理及时电示“凡文物铜像不能毁”才免入熔炉。经文物部门策划焊接复原,三尊佛像在六榕寺重建之时被供奉在该寺大雄宝殿。

自正本清源、重申宗教信仰自由后,1986年冬,中共广州市委、市政协批准恢复开方大佛寺。市人大、市政协领导也频频视察,敦促占用单位还寺于僧。1991年春,占用单位将大雄宝殿移交广州市佛教协会管理后,佛协副会长广明老法师出任住持,开展“边开放、边集资、边重建”工作。海内外善信闻讯,奔走相告,喜舍财物。日本友人山冈容冶先生及夫人严苏虾女,许诺布施一亿日元(实报实销)。在充足的资金保障下,大佛寺迅速完成初步重建。

纵观大佛寺千年历史——时盛时衰,有兴有废,在劫数难逃时刻,往往有善缘护持,力排业障,使寺院得以保存,慧灯方可续焰。大佛寺不但在弘扬佛法,振兴祖道作了贡献,在革命历史上也留下极其光辉的一页。1993年,广州市政府公布大佛寺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四众弟子也为之额手称庆。

1996年3月,中国佛学院学士、青年僧人耀智法师(现任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广东省人大常委,广东省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广州市佛教协会会长),进院接任住持,担当起扩展弘法利生、中兴佛教丛林、开拓慈济事业的光荣使命。

在弘法利生,积极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方面,耀智大和尚于2000年创办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大佛寺分馆”,成为全省首个宗教类图书馆,并对外开放。于2003年5月18日创办“海螺梵乐艺术团”,并长期赴邀至全国各地巡演。于2008年创办双月刊《如是雨林》,作为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大佛寺佛教分馆馆刊,已成为中国佛教界发行量最大的杂志,并入藏中国国家图书馆。自2009年始,每年定期举办读书节活动和禅修活动并亲自指导。开设念佛团、老人共修班,成立“临终关怀助念团”等,都已发展成为大佛寺文化品牌。并长期为海内外佛教界人士及专家学者、在家信众宣讲“禅与幸福人生”系列专题讲座。

在中兴佛教丛林,加强现代化佛教寺院建设管理方面,耀智大和尚2001年收回广州市白云山东麓祖师塔院历史用地,重建“大佛寺佛世山庄”,安置历代祖师灵骨。重新修订寺院各项规章制度,形成《大佛寺各项规章制度汇编》,建立长效机制,确保道场庄严、如法如律。于2010年启动大佛寺扩建工程,致力于打造“广州市佛教文化中心”。

在拓展社会服务,加大社会帮扶和社会救助方面,耀智大和尚于2005年5月成立“大佛寺慈善功德会”,以关注教育医疗、扶贫、养老、恤孤、环保等社会公益事业及慈善事业为宗旨,发展至今会员达数千人。2011年4月,与华南农业大学合作成立“心灵与生活咨询中心”。多年来积极参与公益慈善事业,帮助社会弱势群体,在尊老爱幼、恤孤助残、扶贫赈灾、捐米捐物、修桥铺路等方面进行援助。于2013年成立“广州佛教界垃圾分类义工队”,组织近一千人队员积极展开环保宣传服务。

2015年9月,耀智法师作为团长带领广州市佛教界依次巡礼了新加坡、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四个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的传统佛教兴盛地区,探访经典人文与佛教胜迹二十余处,顺利开展了朝圣、考察、交流、参访及法会等丰富多元的活动,广泛学习东南亚佛教的道场建制和管理经验。2015年11月,参访团巡礼了尼泊尔和印度佛教胜迹,并开展考察、交流、参访及供千僧祈福大法会等活动,加深和巩固了中国佛教界与尼泊尔、印度佛教界的传统友谊。2015年12月,参访团专程参访斯里兰卡,与斯里兰卡佛教界进行友好的文化交流,并联合科伦坡菩提寺在班达拉奈克国际会议大厦举办供千僧祈福大法会。

2016年1月,广州市大佛寺举办了“佛教文艺晚会”、“岭南佛教文化高峰论坛”、“佛教图片展和中国非物质文化艺术展”、“大佛寺弘法大楼落成典礼”等活动,与海路沿线高僧大德及重要嘉宾在广州开展实质性交流与合作。

随着大佛寺新弘法大楼落成启用,耀智法师带领四众弟子展开了一系列弘法利生、社会慈善等社会综合服务工作。如周末弘法系列、大佛寺善友康乐社、茶道系列、青年读书会等内容丰富的公益讲座和公益活动。

耀智大和尚始终致力于服务 “和谐社会,幸福广州”的建设,勇于担负佛教发展与壮大的使命,努力推进现代化佛教建设与管理,积极服务社会,大力推进佛教慈善事业。其爱国爱教、庄严佛土、建寺安僧、弘法利生、慈悲利他的意志品质,深受四众弟子拥护及社会各界赞许。

作为我国佛教界新一代中坚力量,耀智大和尚将继续在弘法利生的伟大佛教事业上书写璀璨隽永的新篇章。


栏目导航

精彩推荐
印度尼西亚华人媒体参访大佛寺
印度尼西亚华人媒体参访大佛寺

千岛日报聚贤达,参学大佛竞相夸,互赠佳作延友谊,普觉楼下留佳话。2017年4月24日...
[阅读详细]

本月热点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原广州市委书记张广宁一行莅临大佛寺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原广州

2017年4月6日上午,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原广州市委书记张广宁在广州市委常委...
[阅读详细]